世界范围内人类的平均寿命有所增加。随着人们平均寿命的延长,与年龄有关的疾病的预防和治疗继续流行。衰老与许多疾病的发生率相关,包括癌症,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高血压(高血压)和黄斑变性。动物模型研究提供了证据,表明NMN给药可以缓解与年龄有关的肝脏,脂肪组织,肌肉,胰腺,肾脏,视网膜和中枢神经系统衰弱。研究报告称,在啮齿动物模型中,NMN给药可恢复NAD +组织水平并改善肥胖,肾衰竭(肾衰竭)和视网膜变性引起的症状。2,5,6,7  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小肠中的转运蛋白迅速吸收NMN,这意味着NMN的施用可能为改善细胞中NAD +的浓度提供了一种手段。1 尽管临床前试验提供了NMN作为抗衰老干预措施的证据,但NMN在人类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仍然不确定。

因此,日本庆应义of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开展了一项研究,以测量NMN在人类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项研究提出了在10名健康男性中分别服用100、200和500 mg NMN胶囊。参加活动的人禁食一晚,第二天早晨9:00 AM服用NMN胶囊。他们在NMN服药后仅喝水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科学家对这些男子进行了生理检查。

结果表明,男性在每种剂量下都能很好地耐受NMN,没有出现胃肠道症状等问题。无论剂量如何,NMN均不会影响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或体温。食用NMN后,对神经系统,眼睛内表面(眼底)和视觉系统(眼科系统)的检查没有明显变化。在使用NMN之前和之后,睡眠质量测量没有差异。对血液和尿液的实验室分析表明,食用NMN前后,血液中的胆红素,肌酐,氯化物和葡萄糖水平均无变化。胆红素水平增加51.3%,而葡萄糖,肌酐和氯化物水平分别减少11.7%,5.1%和2.3%。这些变化保持在正常范围内。

NMN比其他前体NAD +分子(例如烟酰胺)具有优势。烟酰胺是从标准饮食中获取的,大量食用会引起恶心和潮红4,这使得使用烟酰胺作为NAD +前体变得困难。由于补充NMN可增加衰老小鼠的器官中NAD +水平并改善与年龄有关的疾病的症状[ 5,6,7],因此,重要的是检查施用NMN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该研究的证据表明,在健康男性中,单次口服最多500 mg是安全的,不会产生胃肠道症状。口服可提供补充NAD +水平的治疗策略,以减轻人类与年龄相关的疾病。未来的研究应考虑长期服用NMN的影响,因为本研究仅研究单剂量NMN的影响。未来的研究还应包括妇女以及更多的科目,以增加研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