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有超过 50 亿患者,许多人受到视网膜退行性疾病和失明的影响。这些视觉障碍通常是由与年龄相关的细胞衰老引起的,这描述了细胞何时无法复制,从而导致视网膜发生破坏性变化。了解眼中的细胞衰老可以为治疗视网膜疾病提供线索,这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238.jpg

视网膜的色素层或视网膜色素上皮 (RPE) 位于神经感觉视网膜的外面,在那里滋养视网膜视觉细胞。RPE的功能障碍被认为是导致多种退行性眼病发生的关键因素,如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DR)、色素性视网膜炎(RP)和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RPE 细胞的衰老削弱了其适当分泌促进眼睛感觉细胞和为其提供燃料的血管健康的因子的能力。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研究人员使用从葡萄籽中提取的一种叫做原花青素的化合物来缓解衰老小鼠的视网膜细胞衰老。这个中国研究团队表明,葡萄籽提取物通过促进产生烟酰胺单核苷酸 (NMN) 的酶起作用。这项发表在炎症研究杂志上的研究强调了这种基于植物的分子对退行性眼病的潜在影响。

葡萄籽原花青素提取物是从整个葡萄籽中提取的,具有抗氧化、抗炎和抗衰老的特性。这种基于水果的化合物已被证明可以增加AMPk的水平,这对于通过NMN维持必需的和与年龄相关的分子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 (NAD+) 的水平至关重要。NAD+含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与健康寿命、长寿以及与年龄相关的退行性疾病的发生密切相关。

291.jpg

在视网膜退行性疾病中,与健康对照相比,AMPk的表达和 NAD+ 含量是一致的并有所降低。因此,有理由相信NAD+ 代谢途径的关键调节因子AMPk 与视网膜退行性疾病有关。但是,原花青素通过促进AMPk 的潜在保护作用是否适用于视网膜细胞的衰老,此前尚未探索过。

Wencui Wan 及其同事的问题集中在 GSPE 如何在眼部发挥抗衰老作用。一方面,他们发现这些影响与衰老小鼠 RPE 细胞中 NAD+ 和 AMPk含量的显着降低相关。另一方面,GSPE 处理增加了 NAD+ 和AMPk的水平。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种关系不仅仅是一种相关性,Wencui Wan 及其同事研究了当AMPk活性被阻断时,用 GSPE 处理的衰老小鼠 RPE 细胞的行为。当他们使用AMPk活性抑制剂时,GSPE 对衰老 RPE 细胞衰老的保护作用被阻断。然而,当他们跳过这一步,直接用AMPk的产物 NMN 补充细胞时,保护作用又恢复了。

这项研究表明,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天然存在的化合物,可以改善健康、长寿和与年龄相关的状况。而且,它们的工作方式不是某种神奇的黑匣子,而是可以适应科学家继续定义和改进的过程。研究天然产物的治疗特性的人越多,临床医生的工具箱就越大。

该研究中的一个普遍问题与提高 NAD+ 的最佳方法有关:是通过产生 NAD+ 和代谢中间体的酶的激活剂,还是通过直接补充这些前体?结合两种 NAD+ 增强策略可能会产生最有效的效果,因为我们仍在学习细胞如何以不同方式吸收这些分子。

二代套装_06.jpg

赫曼因是“NMN之父”诺奖的获得者汉斯.冯.奥伊勒创立的辅酶品牌,目前产品在全世界多是比较受到消费者欢迎的品牌之一。赫曼因NMN采用了最新的“酶定向进化技术”这项技术生产的NMN产品纯度高、产量高、安全性高、而且成本降低了的特点。所以赫曼因NMN纯度在99.9%以上,每瓶产品NMN成分高达18000mg,更是赠送专属激活剂AMPK的效果更好,吸收率更高。